牛蒡子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丧尽天良是谁在鼓吹双黄连这个锅中医不背 [复制链接]

1#

一、为双黄连站错了台,人民日报不道歉吗?

早上醒来才知道又一款神药脱销了。现在全网到处是调侃双黄连的段子,不知道那些带着口罩连夜排队抢购的,此刻是个什么心情。

调侃嘲笑他们交智商税,也挺残忍的。这和没事按养生帖秘方买大补药毕竟还不一样,疫情之下大家都恐慌,很多人也就是买个安全感。这就和在小区楼下转一圈、方圆五米接触不到人还戴着口罩一样,求个心安。

最值得追问的是,这一拨双黄连热是谁炒起来的?看看源头你就会产生无力感。新华社采访的上海药物所,人民日报官微转发的。这两大官方权威媒体的声音一出,就算全网科普媒体吹响集结号,也是干不过啊。

我们抛开炒作带货的阴谋论不说,先看看国社和人民日报为啥要发出这样的声音?从源头报道来看,应该就是个很普通的“正面宣传稿”,说直白点,是上海药物所为了刷存在感,他们自己对双黄连在新冠病毒上到底有啥作用都没谱。

不信看看中新社连夜采访上海药物所,这段问答堪称经典,容我全文转引一下:

问:双黄连这个事情是真的吗?

答:对,有抑制作用是初步发现,初步发现对病毒有抑制。

问:早期服用能控制病毒吗?早期服用会有好处吗?

答:目前还没有这么详细的研究,因为我们只是在武汉病毒所做了一个初步的验证。

问:可以抑制病毒的说法是准确的嘛?

答:对对对,但也不能太拔高,因为这个科学的事情我们不想说得太过。

问:目前还在临床研究阶段吗?

答:是这样,我们后续会在上海市临床医学(研究)中心做一些实验,因为双黄连本身就是上市的药物,但是对病人如何有效,我们还要做大量的实验。

问:那么消息出来,大家都去抢购双黄连,您觉得有必要吗?

答:这个我们,恩……

问:临床试验前期有相关试验数据吗?

答:我这边没有,我不知道,我现在没办法回答您这个问题。

问:喝了双黄连就对治病有效吗?

答:我们现在也不好说这个问题。

发现了吗,这段话哪里像是一个科研机构说的,简直如同街头算命先生答问,每一句都充满含糊的解读空间,能让信的人听了更信,不信的人听了更不信。

这样一个“不靠谱新闻”,出现在新华社的海量稿库中倒也不奇怪。官媒的报道中,最不缺的就是这类刷存在感的“宣传报道”。更需要追问的是,为什么在这个敏感时期被人民日报转发呢?善意地解读的话,这大概率是一个“技术失误”。在大家都对病毒一筹莫展的时候,任何可能对抗病毒的进展,都可算是“大新闻”。这个中药药方呢,也符合文化自信的政治正确,很容易被下意识转发。

这个报道“意外”引发了排队抢购双黄连,新华社和人民日报自然也意识到了不妥,于是今天一早又发布“特别提醒”:目前为止还没有用于预防和治疗新冠病毒的药物,请勿自行服用双黄连口服液。按照这个说法,前一篇报道就是“假新闻”。

那发一个特别提醒就够了吗?即便前一篇报道没有别的利益考虑,真的只是“技术失误”,可失误就是失误,如果能有起码的媒体素养和科学素养,这本来是可以避免的。而且,这个失误浪费了大量民众的钱财和精力,还把那么多排队的人置于健康风险中,难道不该“特别道歉”吗?

二、不入流的双黄连,盲目的民众,背锅的中医!

一大早起来,就收到十几条类似的信息:

双黄连对新型冠状病毒到底有没有效果?

我正纳闷呢,却发现朋友圈被双黄连刷屏了,很多人连夜排队购买。

这是怎么回事?

又是哪路大神发话了?

一细看,才知道,是中科院上海药物所和武汉病毒所的“联合研究”和“初步发现”,说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。

被这两大权威研究机构提名,难怪这个中成药被抢疯了。

对于中成药,我有过很长时间深入研究,早在十年前,我就在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关于中成药的书《药到病自除》,对几十种经典而有效的中成药的原理和用法进行过深入详尽的介绍。

但是,我没有提双黄连。

双黄连并不是一个传统的中成药,它最初只是一个民间验方,由金银花、连翘、黄芩这三味药组成。

中医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这是一个截剂!

什么是截剂?

请看徐灵胎《医学源流论》中的《截剂论》,说白了就是一些直奔疗效的方剂,不管病邪的来龙去脉,不顾五脏六腑的机能,用了暂时有效,但可能后患无穷。

你有热、有毒(包括病毒),我就用金银花、连翘,这一对药是清热解毒的王牌;热毒伤肺,有肺热了,我就直接给你清肺热,用黄芩!

就这么简单,而且有效。

这样的方子,过去在兽医手里用得更多一些,毕竟牲口比人皮实。

而正经的中医方剂,需要清热解毒时,必定考虑病邪的来龙去脉,考虑毛孔的开合、肺气的宣肃……

比如清热解毒的银翘散,在用金银花、连翘的同时,还加薄荷以宣透表邪,加竹叶清利里热防止邪气逆传心包,加桔梗、牛蒡子开泄肺气,加芦根固护津液;再比如暑季清热解毒的新加香薷饮,在用金银花、连翘的同时,还用香薷解表散邪,厚朴、白扁豆花和中降气清利暑湿。

这些,才是基于生理和病理的中医处方!

你要是没有中医思维,一心只求疗效,甚至只知道在实验室里求疗效,肯定会青睐双黄连这样的方子。

所以,双黄连才得以进入药典,成为常用的药,尤其是西医喜欢用。同时,它也是出现不良反应最多的一个药。

《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》显示,在中成药口服制剂不良反应报告中,双黄连合剂(口服液、颗粒、胶囊、片)在年排名第二,年排名第一!

为什么会出现这些不良反应呢?

就是因为一派苦寒,伤了阳气,遏了气机。

阳气不足,谈何抗病?

气机不利,新病又生!

我们再看看中科院药物所、武汉病毒所,是中医研究机构么?

再看看其中的研究人员,有哪一位精通中医临床?

但他们凭试验,居然开出了中成药!

西医开中成药,这不是医疗界典型的老毛病么?怎么又犯了?

当然,研究机构、研究人员都是有其局限的,我们也不能责怪。

只是,令我痛心的是我们的人民,在疫情的阴影下,已经备受煎熬,听说这些机构初步发现双黄连有作用,只能连夜抢双黄连了。

这种判断力的缺乏,源于对中医药基本知识的缺乏。

抢了这种药回去,喝出了毛病,又怪到中医头上来了。

我为中医感到悲哀!

三、双黄连不能乱喝!中医的灵魂是辨证,没有灵魂的中医治不好病

一觉醒来,竟然被双黄连刷屏了。守一在文章中多次提到,辨证施治是中医的灵魂。什么是辨证呢?就是针对不同的人,不同的病情阶段,表现出来的不同的证,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,给出相应的中医解决方案。

比如在伤寒论中,太阳病,头痛发热,身疼腰痛,骨节疼痛,恶风,无汗而喘者,麻黄汤主之。

太阳中风,阳浮而阴弱,阳浮者,热自发;阴弱者,汗自出。啬啬恶寒,淅淅恶风,翕翕发热,鼻鸣干呕者,桂枝汤主之。

在这两个例子中,我们看到,大的方向都是感受风寒感冒的太阳病,都有发热,恶风这两个证,但一个有汗,一个无汗,有汗桂枝汤主之,无汗麻黄汤主之。

到底用麻黄汤还是桂枝汤,这就涉及到中医说的辨证。中医辨证有四诊,分别是望闻问切。要想精确的辨证,必须要有大量的临床实践经验。

当然了,中医的辨证远不止这么简单,我们只是大致举一个例子,在实际临床中,还要根据四诊的综合结果,谨慎开方。

而今天刷屏的双黄连口服液,我们来简单看一下他的药物组成。

金银花、黄芩、连翘,辅料为蔗糖。金银花又名双花,所以双黄连指的分别是双花(金银花),黄芩,连翘。

金银花,性甘、寒。主治外感风热或温病发热,中暑,热毒血痢,痈肿疔疮,喉痹,多种感染性疾病。脾胃虚弱者不宜常用。不可以经常吃,因为会使体质变虚,只在体内有火,感冒咳嗽的时候服用,不建议长期使用。金银花性味寒凉,会影响脾胃的运化,此味药一般在暑天使用较为合适。

黄芩,味苦,性寒。主清热燥湿,泻火解毒,止血,安胎。用于湿温、暑湿,胸闷呕恶,湿热痞满,泻痢,黄疸,肺热咳嗽,高热烦渴,血热吐衄,痈肿疮毒,胎动不安。脾胃虚寒者不宜使用。

连翘,苦,凉。主清热,解毒,散结,消肿。治温热,丹毒,斑疹,痈疡肿毒,瘰疬,小便淋闭。脾胃虚弱,气虚发热,痈疽已溃、脓稀色淡者忌服。

从双黄连这三味药以及他们的药性主治来看,三味药基本属于寒凉药,虽然这次的新冠肺炎最大的特点是发热,但有中医常识的就能明白,发热不一定就是真热,中医有句话叫真寒假热,阴盛阳格。

比如最开始我们说的桂枝汤和麻黄汤,都是因为受到了风寒而出现了发热的症状,不能看到发热,就不去辨证,而一味的清热,使用寒凉药品。

从这次的国家中医局发布的中医方案来看,专家已经指出,这次的病毒主要是湿邪。湿,属阴,在阴邪范畴内,大的方向,应该是以增加身体阳气为主。

双黄连对于脾胃虚寒虚弱者,不宜使用,可见此药也绝非任何人都适用。就算是中医局给的方案中,也分了四种情况,预防,初期,中期和后期。可见,中医最大的特点,就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,不是一付药走遍天下。

如果中医也像西医那样,研制出一个药,就可以治同样的病,那中医就不可能拥有现在的疗效,换言之,中医如果失去了辨证的思维,又与西医何异?又怎么能治病,怎么能救人?

张仲景写的书叫《伤寒论》,可见,寒邪是多么的普遍,才能将其作为书名来专门总结。而且从当代人的体质状况来看,实热的基本没有,要么是阳虚,要么是阴阳两虚。究其原因,主要是现代的空调,冰激凌,露肚脐,露脚踝,各种要风度不要温度,才造成了大部分人的阳虚和阴阳两虚。

因为阴阳互根,阴从阳中来,阳从阴中来。阳气一虚,虚的久了,自然会阴虚,进而阴阳两虚。

再次敲黑板!现代人实热的基本没有,大部分是阳虚,阴阳两虚!

基于现代人的体质大部分属于阳虚和阴阳两虚,所以我们治病用药应当慎用苦寒之剂。

阳气是人生命活动的根本所在,而阴阳之要则在于“阴平阳秘”,即是以阳动为主,阴气平均为从,阳气固密的动态平衡,无阳则阴气无生,无阴则阳气无长。

由是可见,人体之阳气是不多的,受当今在西医学渐进的思想误导,但见“炎”症,即肆用苦寒以屡伤其阳,一遇上外感,则妄用清热药解之,导致阳虚之人越来越多,人的阳气愈虚,抵抗力愈衰,导致很多疾患难以有效康复,当前之瘟疫亦同理。

在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(试行第四版)》中,暂未对该药进行推荐。

盲目的推崇一种药是不可取的!中医失去了辨证就失去了灵魂!失去了灵魂的中医药是无法取得很好的效果的!同一种药并不适合所有人!中医不等于中药!没有中医师的精准辨证为基础,喝一吨中药也治不好病!

最后提醒大家:双黄连不要乱喝!苦寒药很有可能会加重病情!千万别盲目服用。双黄连属于清热解毒药,用于风热引起的发热、咳嗽和咽喉肿痛,仅适用于热证。正常人群、体寒人群、阳虚人群不宜服用。中医讲究辨证论治,遇到疾病时需要分辨“阴、阳、虚、实、寒、热、表、里”,并非只根据症状表现用药。望大家不要盲目服用!

后记:

给大家带来一个新的好消息!

1月31日,武汉金银潭20名病患出院。1月25日,第一支中医国家队抵达武汉。1月27日,第二支中医国家队抵达武汉。据了解,第一支中医国家医院南楼感染一区。

虽然我们没有更加精确的信息,但我们看到,在防控疫情的工作中,中医已经从上次非典的参与者,变成了如今的主力军!

中医威武,中医加油,中国加油!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